彩神争8

 当前位置: 首页  校友天地

85后小伙熊剑


彩神争8   发布时间: 2019-06-04   信息员:  

85后小伙熊剑:“一只”在云南采花酿蜜的“小蜜蜂”

 ■简介:熊剑生于1984年,重庆丰都县人。养蜂专业科班出身,他的公司年产值逾4000万元。熊剑本人,则是全国成规模的蜂业企业创始人中最年轻的一个。

 ■感言:愿做一只小蜜蜂,用勤劳的工作获得甜蜜的生活。

小小蜜蜂每天要往返10公里去采花酿蜜。和小蜜蜂一样,创业者也要付出艰辛的劳动,有时甚至经历九死一生。

来自重庆丰都县的熊剑就是这样一只辛勤的“小蜜蜂”,他从大学一年级就开始创业,是全国成规模的蜂业企业创始人中最年轻的一个。通过10多年的不懈努力,目前他的公司年产值已逾4000万元,在云南的同行企业中排名前三。About JW Player 6.8....

2002年,熊剑考取福建农林大学,专业是养蜂。这个当时亚洲唯一的蜂学本科专业十足冷门,迄今为止,全班也只有熊剑和另一名同学在恪守专业,其他人都转了行。

在农林大学,数届养蜂专业的学生,都乐于在校园宿舍内上门向同学推销校园养蜂农场自产的蜂蜜。熊剑自然也继承了师兄师姐们的这门生意,但和他们一样,费尽口舌,一晚上只能卖出几瓶蜂蜜。“要找准时机和场所。”他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做生意。

同学们总喜欢在回家时顺便给父母捎带点礼品,利用这种需求,大二暑假前,熊剑在学校的超市门口摆起了卖蜂蜜的摊位。这种今天看来平淡无奇的做法,在福建农林大学校史上,还是破天荒第一遭。有效对接了需求,熊剑在3小时内卖出了500多瓶,销量是此前上门推销生意的上百倍。此后10余天,他赚到了15000多元。

校园里很快有了跟风者,熊剑索性“玩”起了更大的生意。当年寒假前,他在学校宿舍区的中心地段搭建展台,10多天时间赚了4万多元。伴随成功喜悦的,还有更大的信心。“我一定要做大生意。”他说,当年寒假,他在福州进购了一批廉价鞋,然后运回丰都售卖。

现实给了初出茅庐的熊剑猛烈一击。

由于尺码不全,这些鞋绝大部分都没有卖出去,熊剑投入的8万元,几乎全部打水漂。这笔钱中,扣除此前卖蜂蜜赚的钱,他还欠人家4万元。

向家人要钱还债,张不开口;自己还吧,半年不吃不喝,也最多只能省下3000元生活费。雪上加霜的是,次年,学校禁止学生在校园内摆摊设点,自己此前的地摊生意已经无以为继。

生意场上的债,只能由生意来还。熊剑拿出自己的全部生活费,在学校租赁了一间门面房,开了一家销售蜂蜜的小店。

由于门面位置

当道,第一天,熊剑的小店只卖了10元钱,一个月下来,他连本带利只卖了600元,支付了350元的员工工资后,熊剑再次“亏到唐家沱”(重庆方言,意即“亏损严重”)。

越来越大的债务窟窿,让熊剑再也不能恢复到平静的学生生活。“只能一往无前,没有退路了。”他说,他自制了不干胶小广告,利用课余时间几乎贴到了校园里的每一道寝室门上。

这种简单的营销方式,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次月,熊剑的生意开始好转,当月就赚到了1万元。销路打开了,熊剑开始扩张门店,到2005年,他总共在校园内开了4家蜂蜜店,同时在几家校园超市内还设立了4个销售专柜。

此后,每家店或专柜,一年能产生约10万元的利润。至2006年毕业,“校园商人”熊剑不仅有了稳定生意,手头仅现金就超过百万元。

毕业后,熊剑本可以“坐吃”成熟的蜂蜜销售生意,但“想做大生意”的他完全闲不下来。他先受到一名地产商邀请,去广州建设一个以蜜蜂为主题的乐园,后项目落空,他又辗转来到云南。

在“花期长、花品种类多、适合做高端蜂产品”的云南,熊剑又一次冒险,他转让了校园里的蜂蜜门店和柜台,几乎用全部身家在昆明市建立了蜂蜜加工厂,并设立了几家销售门店。但这样的“孤注一掷”,又再次使他陷入绝境——从贩子手中收购来的蜂蜜原料,质量参差不齐,生产出的蜂产品,口感不佳,消费者不买账。2008年,熊剑上百万元的投入,又打了水漂。

凭借谋略,他闯入行业前三甲

 “不讲策略、靠胆量猛打猛冲,即便一时能赚钱,也难以‘守财’,更难以做大做强。”认真总结生意场上几次大起大落,熊剑意识到,自己要想做大生意,需要的是稳健的经营谋略。

一切商业谋略的基础,是过硬的产品质量。他到云南各州市拜访养蜂场,发现云南地产蜂蜜原料质量不高的原因:一是生产工艺落后,二是流通环节中可能被贩子掺了假。

发现问题后,熊剑用2万元收购了云南文山州一家养蜂场,他用大学里学到的专业知识对其进行“改造”,不仅使蜂蜜原料中的抗生素含量大为降低,还使蜜蜂采蜜的频率从此前的一年2次提高到一年8次。以这种先进工艺为示范性的技术标准,熊剑又联合了各州市25家养蜂场成立合作社,从而获得了较高的产品质量和稳定的产能。

有了产品后,销售成为另一难题。熊剑的解决之道是,先以低价培育市场,待渠道建立后再恢复正常利润。2008年,他在全国范围内找了10家蜂蜜生产商,给出的蜂蜜原料批发价,每公斤甚至比成本价还低2元。

一年下来,凭借过硬的质量,熊剑的蜂产品赢得了客户,一路畅销。生产商大有赚头,他们要求熊剑扩大供货量,获得主动权的熊剑乘机提出要抬高原料批发价,生产商只能“束手就擒”,此前的亏空,也由此被弥补。

生产出优质的产品原料,再借力品牌生产商搭建销售渠道,熊剑获得稳定的现金流。不过,自己再扮演一个简单的、靠量取胜的原料供应商角色,并不能掌控利润更高的环节,生意很难做大做强。

熊剑需要再出击。但这一次,他不再莽撞,而是有谋有略。2011年,他建立了一座现代化的蜂蜜加工厂,同时创建了自己的品牌,在昆明数个商场设立专柜,并开辟了网上业务,开始做蜂蜜产品从原料到加工再到销售的全产业链。2014年,他苦心孤诣培育的蜂蜜品牌迎来了爆炸性的销售节点,销量同比增长2倍。

这一年,熊剑的公司实现销售收入逾4000万元,进入云南同行企业前三甲。